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商会动态 > 详情

2015年北京市劳动模范——解江冰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09日     点击量:
  解江冰,男,1972年出生,农工民主党党员,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理学博士,教授级高工。现任爱博诺德(北京)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首席科学家。
   以“中国晶体”回报祖国是他的中国梦
  十几年前,解江冰怀着“美国梦”,踏上了赴美求学之路,完成了博士后研究,解博士曾连续7年在全球第二大眼科医疗器械公司美国眼力健公司做研发科学家,在这家企业被世界五百强企业美国雅培公司并购后成为首席科学家。就在他的美国梦和科学梦都已经圆满实现的时候,2010年,经过对国内的考察,在得到家人的支持后,他毅然决定放弃已经获得的高薪职位和国外优越的生活条件回国创业。他认为如果错过中国千年一遇的发展机会,自己会终生遗憾。这一次,是为了实现他的“中国梦”,他的“中国梦”很具体,就是用“中国晶体”回报祖国。
  我国60岁到80岁以上的人群当中白内障的发病率约是80%, 90岁以上的老年人白内障的发病率达到90%以上,而我国正在步入老龄化社会。发达国家的头号致盲原因是黄斑病变,其次是糖尿病眼底病变。而白内障是中国目前头号致盲因素,究其原因就是我们的白内障手术的普及率还远不及印度,2012年,印度全年的白内障手术量是600万,而中国仅有130万。截至2012年,我国因白内障致盲患者为500万人,每年新增超过40万人。
  白内障手术被认为是目前治疗白内障最有效的手段,同仁医院一个熟练的眼科医生一天可做百例白内障手术。但由于医疗资源配置的不平衡,白内障手术的普及率低,还有30%的白内障手术使用的是发达国家淘汰的硬晶体,而软式可折叠人工晶体全部依赖国外进口。
  人工晶体是目前眼科领域产值最高的生物材料,但这一市场长期被外企占据,打破国外公司的垄断,终结国内白内障患者“用硬晶体痛苦,而用软晶体贵”的局面,让国人用上性价比更高的国产晶体,成为解江冰的创业目标。带着这一使命,解江冰在中关村科技园区昌平园创办了专注于眼科医疗产品研发生产的爱博诺德公司。
   科研团队本土化才能保证完全自主创新
  解博士同时拥有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MBA学位,是在欧美发达国家大型企业中少有的集研发、管理经验于一身的中国海外留学人才。7年的眼科生物材料研发经验,让他掌握了这个领域的前沿技术,他本来可以选择与外资企业或掌握关键技术的海外人才合作的捷径,但是他更希望用自己的智慧和管理经验带领一支“中国化”的科研团队,获得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使“中国晶体”比西方产品更完美,更适合中国人,也更实惠。
  他组建的研发团队以国内高校培养的博士、硕士生为主,他认为国内人才缺少的是科学的方法和先进的管理而不是知识技术。为了留住这些国内人才,他奔走于各级政府部门为这些非京籍的博士、硕士毕业生争取人才引进指标,甚至为他们的子女进幼儿园托人找关系。2011年,爱博诺德参与筹建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国家眼科诊断与治疗设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眼科生物材料研究实验室”,2013年,获准筹建“眼科生物材料与诊疗技术”北京市工程实验室。公司设立北京市博士后(青年英才)创新实践基地工作站,为开发国产高端眼科产品和培养国内青年科技人才提供一个产学研合作的平台。经过五年爱博诺德公司组建了包括化学、机械设计、光学多学科组合的本土化研发团队,已有44项专利申请获得国家专利局受理,其中22项获得授权。解江冰本人也在2011年入选中组部第七批“千人计划”人才,2012年当选北京市海外高层次人才(海聚工程)和2012年中关村十大海归新星。并先后成为北京市和国家特聘专家。
   让科学精神贯穿每一个细节
  因为人工晶体的研发和生产对加工的精密度较高,车间地基要非常稳固,无地下室的厂房结构更适合作为生产车间,为此公司选址注册在了中关村昌平园。在他看来,昌平注重打造医疗器械产业集群,显现了上下游互补的效应。同在昌平园,已有的脑起搏器、心脏支架、人工关节等医疗器械研发生产企业已经取得了50%以上的国产化率和较大的市场份额,研发生产人工晶体的爱博诺德才刚刚起步,但是解江冰不急不燥。他把公司现阶段的目标锁定在成为国内最大的人工晶体生产商。国外工作经历让解江冰认识到,一家以研发立本的公司,必须严格按照产品开发规律,什么阶段聘用什么人才,研发如何管理,包括办公系统、人员考核激励的机制等,都要有科学的设置。另外,质量要摆在首要地位,解江冰认为产品质量要像做人一样踏实实在,他说“我们的产品,如果一百次手术都合格,但有一次不成功,人家只会记住你的产品出的问题。公司要做长久,而不是一锤子买卖,质量管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老板要做好表率,正大光明的做事,才能有好员工。”
  他反复强调的产品开发目标是在国外主流产品的技术基础上,致力于完善以下三点:生物相容性更好,视觉质量更好,更适合于中国患者人群。这三个目标的背后是疏水性丙烯酸酯材质、高次非球面设计、基于中国人眼模型设计等一系列自主研发的专利成果,为了适应中国人平均寿命的延长,他给爱博诺德的人工晶体定下的保质期是“嵌入后,能让老百姓稳稳地用上20年。
爱博诺德公司现在拥有1800平米通过GMP标准的生产环境,生产的产品不仅符合国家强制的GMP认证,还通过了国际最严格的欧盟CE认证,使公司生产的系列眼科医疗器械产品可以无障碍地进入美国以外的国际市场。
   服务中国患者的立场才能造就大市场
  2014年7月,经过四年的研发和严格的临床试验,爱博诺德第一代产品可折叠疏水性非球面人工晶状体“普诺明”获得CFDA批准,成为国内首款自主研发的非球面可折叠人工晶体。该晶体可用于白内障治疗,在优质新材料研发和光学设计上都填补了国内空白,民族品牌的高质量可折叠人工晶体的上市,为实现进口替代奠定了基础。
  随着公司第一代产品的上市,第二代符合中国人眼特点的人工晶体和第三代散光纠正型人工晶体也已经投入到临床试验,未来1-3年将陆续上市。为了实现为中国人眼量身定制人工晶体的目标,爱博诺德公司与同仁医院共同开展了一项有5000多人参与的调查,发现中国人与西方人的角膜非球面系数并不同。这项研究也奠定了爱博诺德第二代产品的研制——适合中国人眼Q值的人工晶体,这款人工晶体可以更好地适应中国人眼的生理结构,视光学效果更完美。而此前在中国市场用于白内障手术的软式人工晶体都是根据欧美人眼结构特征而设计的。
  Toric人工晶体是为散光型白内障患者研制,这种人工晶体由国外厂家发明并推向市场,目前中国市场上只有美国Alcon和AMO两家公司的Toric人工晶状体产品,价格昂贵,属于高附加值的人工晶体。爱博诺德于2012年2月正式启动Toric人工晶状体项目,最终推出了一款在安全性和有效性方面超越现有国际先进水平的Toric人工晶体,并且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目前已经在北京同仁医院、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等全国九家权威眼科医疗机构进入三期临床试验。
  摆在解江冰面前的另一个问题是,如果产品的销量上不去,成本就降不下来。外资企业的产品进入市场十几年,年销售百万片,有了规模效益,成本自然会下降,但是为了获得超额利润仍然维持市场价格。对于爱博诺德这样的一个新锐企业来说,销售量与产能不匹配,成本降幅不大,解江冰说 “我们还是要尽力把价格降下来,从长计议。因为我们是国家扶持的民族品牌,就要对得起中国的老百姓。”
  除了用高品质但不高价格的人工晶体造福国内白内障患者,解江冰还想围绕眼科手术,打造出一系列国货精品。“国内眼科手术中,大部分医疗器械都来源于进口产品,像张力环、虹膜拉钩等手术基本器械进口产品与国产产品的价格相差数十倍。而粘弹剂这种手术中常用的药品,也是构成手术费用居高不下的因素,如果将这些产品国产化,那么,手术成本也会降下来。
这就是解江冰的产品观和市场观,一片小晶体,检验的是人性的反正面。正是因为有了为中国患者服务这个大市场观念,未来的爱博诺德才能走得更好,更远。